• 新疆軍區某邊防團的“快遞軍嫂”

    送往哨卡的快遞不停運

    2019年12月19日09:28  來源:中國國防報
     
    原標題:送往哨卡的快遞不停運

    “到神仙灣哨卡的車是哪個?”12月16日,晨光熹微。新疆軍區某邊防團四級軍士長楊昕程的妻子劉金花,懷著5個多月的身孕,穿梭在運輸車隊中焦急地詢問著。她要上山車隊把一組吉他琴弦捎上,帶給神仙灣哨卡下士王向陽。“這是山上官兵急需的物資,元旦晚會要用。”劉金花囑咐駕駛員王德鵬說。

    劉金花口中的“山上官兵”駐守在喀喇昆侖高原,距離最近的縣城有400多公里,交通不便。為了方便守防官兵,劉金花主動承擔起為他們購買急需物品的任務,該團官兵親切地稱她為“快遞軍嫂”。

    劉金花的這項“業務”始于2016年5月。2014年,劉金花剛追隨丈夫的腳步,幾經周折從革命老區江西贛州隨軍來到新疆澤普縣。可沒過多久,楊昕程就去了400多公里外的高原執行任務,留下劉金花翹首以盼。

    “我可能辦了個‘假隨軍’。”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性格爽朗的劉金花調侃說,最開始還會有抱怨,隨軍后和隨軍前一個樣,還是要盼休假,相處的時間一點都沒變多。但時間長了,她對邊防官兵的生活有了更多了解,對邊防愈加深刻的感情沖淡了這份思念。

    2016年5月的一天,劉金花發現自己購買的一個包裹,快遞信息顯示已到達,但遲遲沒人派送,郵政所也處于閉門狀態。“郵遞員辭職了,有的包裹滯留個把月了。”看到軍嫂微信群里的信息,她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久,在郵政所門口,劉金花看到天文點哨卡上士劉力瑋面對上鎖的門無奈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

    第二天一早,劉金花找到郵局負責人商議接替這份工作,負責人爽快同意。經過培訓,劉金花拿著沉甸甸的鑰匙,拽開了落滿塵土的大門。重新開門的郵政所迎來了成幫結隊取包裹、寄快遞的官兵和家屬,卻始終不見劉力瑋的身影,劉金花按照包裹上的電話打過去才知道,劉力瑋跟著冬防最后一趟車上山了。直到4個月后,開山期如約而至,劉金花才將那個沉重的包裹裝上了前往天文點哨卡的第一輛運輸車。

    當劉力瑋打開包裹時,一箱子媽媽做的麻花已經發霉變質,他手捻著麻花上長出的綠毛,撥通了家里的電話:“媽媽,包裹沒有丟,麻花真好吃。”

    在狹小的郵政所里,劉金花一干就是3年,翻開她隨身攜帶的小本子,上面擠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仔細辨識才能看清是一份購物清單:空喀山口劉振英包裹一件,河尾灘宋世奇眼鏡一副(左眼230度,右眼190度)……

    “嫂子,能不能到縣里幫忙取個托運快件?是我的學歷證書,馬上考學要報名了,今天報不上就沒機會了。”今年3月的一天,漫天黃沙,能見度不到10米,高燒39℃在家休息的劉金花接到了上等兵曹洪瑞的電話。放下電話劉金花拖著疲憊的身體,騎上電動車,頂著惡劣天氣,朝托運處駛去。來回折騰了兩個多小時,曹洪瑞終于報上了名,劉金花卻因為感冒加重住進了醫院,可她說:“我這小病算不得什么,考學才是大事。不能因為我,耽誤了戰士的大事。”

    考慮到官兵正課時間與自己上下班時間沖突,劉金花便將營業時間延長至晚上10點半,節假日照常開門。“嫂子,謝謝您!”劉金花說,每當一個個捎去思念的包裹寄出時,聽到這樣的話,所有的辛苦都煙消云散,隨之而來的是滿滿的獲得感。

    (責編:陳羽、岳弘彬)
    色和尚视频99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