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fran"></sub>
      1. <thead id="ffran"><s id="ffran"></s></thead>
      2. 兩種高超聲速武器預計于2022年具備初步作戰能力——

        美空軍擴軍加速推進

        2019年12月19日09:25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美空軍擴軍加速推進

        據外媒近日報道,美國空軍負責采購事務的阿諾德·邦奇中將表示,美空軍研制的兩種高超聲速武器預計于2022年具備初步作戰能力。事實上,高超聲速武器只是美空軍發展的一個方面,還有多項舉措正在美空軍加速推進。然而,美空軍的發展目標背后也有重重挑戰,值得進一步觀察和分析。

        遠征化——

        跨域協同聯合作戰

        遠征化一直是美空軍的發展趨勢。從阿富汗戰爭到伊拉克戰爭,都是美軍遠程機動打擊別國。為強化這方面能力,美空軍組建了10支航空航天遠征部隊,并將大多數作戰部隊和作戰支援部隊編入其中。每支遠征部隊1.5萬人左右,編有戰斗機、攻擊機、轟炸機等作戰飛機約180架,以及預警機、加油機、運輸機等支援保障飛機若干架。航空航天遠征部隊并非行政編制,而是聯合作戰編組,以保證聯合作戰司令部能獲得來即能戰的空軍部隊。10支航空航天遠征部隊編成5組,日常保持兩支處于戰備值班狀態,以提升空軍的快速反應能力。

        近年來,為順應美軍聯合作戰“跨域協同”要求,空軍提出“多域指揮與控制”概念,并著力推進作戰理論、體制編制和武器裝備等方面完善,期望使各作戰域之間能夠互補增效,從而獲得完成任務所需的行動自由。前不久,美空軍宣布把負責網絡戰的第24航空隊和負責天基情報偵察的第25航空隊,合并為新的第16航空隊。這實際上是對信息作戰力量的一次整合,也是落實“多域指揮與控制”概念的一項舉措,目的是更好地利用太空和網絡空間的作戰優勢,強化空中作戰能力。

        智能化——

        有人與無人機編組

        在軍事智能化加速發展的今天,美空軍作為高技術軍種,始終位于智能化浪潮的前沿。此前,由于擔心無人機搶了自己的“飯碗”,美空軍飛行員曾一度抵制發展無人機,但“捕食者”“死神”“全球鷹”等無人機在伊拉克戰場和阿富汗戰場上的出色表現,使得無人化趨勢不可逆轉。當前,無人機的智能化程度還不太高,多數無人機要靠人來遙控操作,比如阿富汗戰場上的有些無人機,就是由美空軍第432聯隊的操作人員控制。但是,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無人機的智能化和自主化程度會越來越高。

        目前,美空軍已開始探索有人與無人系統協同編組和無人系統自主編組的作戰方式,主要有“忠誠僚機”、無人機“蜂群作戰”等項目。“忠誠僚機”項目致力于實現五代機F-22、F-35與無人戰斗機的協同作戰,通過五代機飛行員控制無人機,并進行半自主或自主化的協同作戰,提高編隊的整體作戰效能和五代機的生存能力。美軍研制的“女武神”無人戰斗機具有高隱身、長航時、低成本的特點,將成為五代機遂行作戰任務的“左膀右臂”。未來,美空軍無人機可能從中小型向大型發展,如正在研發的新一代B-21戰略轟炸機,就具備有人與無人兩種操控模式,既可以由飛行員駕駛,也可以無人自主遂行任務。

        謀突防——

        隱身和高超聲速武器

        為提高在未來戰爭中的生存和突防能力,隱身技術已經成為美空軍新型戰機的標配,從五代機F-22、F-35,到現役的B-2和正在研發的B-21戰略轟炸機,都具有隱身能力。為了進一步保持和擴大空中優勢,美軍《2030年空中優勢飛行規劃》提出發展“穿透型制空”戰機。該機型也被稱為“第六代空中優勢戰斗機”,不僅將具有更好的隱身能力,同時具備更高的智能、更大的航程和更強的火力。

        高超聲速飛行器是指飛行速度大于5馬赫的航空航天飛行器,在技術實現方式上主要分為吸氣式(航空發動機推進)和非吸氣式(火箭發動機推進)兩種形式。美國陸軍、海軍、空軍都有高超聲速武器研發項目,其中空軍占的份額比較大。美國空軍和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聯合研發的X-51A“馭波者”高超聲速飛行器,已多次進行發射試驗。

        美空軍還在推動高超聲速武器項目發展,主要有高超聲速常規打擊武器“鋼鋸”和空射快速反應武器“箭”,也就是本文開頭提到的那兩種武器。據報道,今年6月美空軍使用B-52H戰略轟炸機,對“箭”進行了飛行試驗。美空軍還計劃將現有的B-52H、B-1B等飛機改裝為可攜帶高超聲速武器的“武庫機”。

        值得關注的是,X-51A“馭波者”采用的是吸氣式技術,其試驗成功,表明美軍在超燃沖壓發動機研制方面已取得了一定的突破。超燃沖壓發動機將來裝備空軍后,不僅會使巡航導彈高超聲速化,也可能使作戰飛機邁入高超聲速時代。

        路坎坷——

        分家和經費掣肘

        一是“太空軍”分家帶來的挑戰。美“太空軍”將來獨立成軍,會分走空軍很多國防預算和人員資產,也會使空軍在軍種間的地位作用大幅下降。空軍內部對“分家”計劃有不少的反對意見,但恐怕難以阻擋這一趨勢。美空軍部隊曾作為陸軍航空兵隸屬陸軍,獨立后借著信息化的光環,風頭一度超過“老大哥”陸軍,而“太空軍”的獨立,可能會讓歷史重演。

        二是經費問題帶來的挑戰。美空軍現在雖然有五代機F-22、F-35,但F-16、F-18等四代戰機仍占多數,主要原因是五代機價格昂貴,面臨有技術但沒錢買的尷尬。目前,F-22已停產,F-35只能以中低速逐年采購列裝,五代機要完全替代現役的四代機,還需要較長時間。雖然在特朗普政府“重建美軍”的背景下,包括空軍在內的各軍種都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擴軍計劃,但以美國如今并不算高的經濟增速,能否長期保持國防預算較快增長,很值得懷疑。

        三是顛覆性技術的挑戰。以量子信息技術為例,包括美國在內的多個國家目前都在加緊研發這方面技術,以盡快將其運用于軍事實踐。采用量子信息技術的雷達,可以發現現有隱身飛機和隱身導彈,讓其無所遁形。美軍一直想用顛覆性技術來顛覆對手,當然也存在被對手顛覆的風險。將來如果有國家裝備了這樣的量子雷達,美空軍如今苦心研制裝備的隱身戰機將不再隱身,其未來空中作戰也將面臨嚴峻挑戰。

        (責編:陳羽、岳弘彬)
        色和尚视频99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