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fran"></sub>
      1. <thead id="ffran"><s id="ffran"></s></thead>
      2. 以色列國防軍空襲敘利亞,在時間選擇上有著多重考量——

        以軍空襲時機有“門道”

        2019年11月28日16:02  來源:解放軍報
         

        11月20日凌晨,以色列對敘利亞境內展開最新一輪空襲行動,造成2名平民死亡、多人受傷。以色列此輪空襲行動鎖定的是在敘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圣城旅”和敘政府軍,包括地對空導彈發射平臺、指揮中心、武器倉庫和軍事基地等。以方表示,這是對伊朗武裝日前從敘利亞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做出的回應。

        事實上,以色列針對敘境內相關目標的空襲行動屢見報端。這與以色列將伊朗及其扶持的武裝力量,視為國家生存與安全的最大威脅不無關系。

        以色列長期在陸地邊界上呈現“南抗哈馬斯、北擊真主黨”的進攻性御敵態勢,與不接壤的伊朗則是經年累月的隔空對峙。“阿拉伯之春”爆發以來,敘利亞深陷戰爭與失序的泥潭,以伊朗為首的中東反以力量匯集敘利亞。以色列認為同時面臨來自南、北、東三個方向的威脅,嚴重危及其安全利益。

        以色列過去針對敘利亞的輪番空襲,瞄準的主要是伊朗在敘軍事存在,而本月的兩次空襲則有所不同——11月12日的空襲目標僅為巴勒斯坦武裝派別領導人,11月20日的空襲則首度將伊朗在敘軍事力量和敘政府軍同時作為襲擊目標。這表明以色列對伊朗將敘國土作為反以前哨的容忍度已達到了臨界點,以對敘空襲目標的廣度在不斷擴大。

        以色列此輪空襲行動的背后,浮現的是以色列對當前美伊博弈日益白熱化并嚴重波及伊朗社會穩定的敏銳關注、對敘政府在國內政治格局中整合能力上升的矛盾心態,以及以色列政治僵局難以打破的尷尬局面。

        首先,以色列此次針對“圣城旅”的空襲恰逢伊朗國內暴力示威愈演愈烈之際。11月16日,伊朗因汽油漲價爆發了席卷全國百余座城鎮的暴力示威活動,已造成包括軍警和平民在內的40余人喪生,諸多銀行、商鋪和政府大樓成為劫掠和縱火的目標。這與美國脫不開干系,美國對伊朗的極限施壓和石油制裁導致伊朗國際國內油氣市場之間的失衡,美還通過支持伊朗“和平”示威來進行“補刀”。在這種情況下,伊朗精銳部隊“圣城旅”發動對以火箭彈襲擊,恰好為以色列展開軍事行動提供了契機。

        其次,以色列此次針對敘政府軍的空襲恰逢敘國內“三足鼎立”之勢被打破之際。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美軍撤出敘利亞北部地區并默許土耳其越境打擊,敘利亞庫爾德武裝被美國拋棄的命運難以根本扭轉。原本在敘政府與反對派之間保持相對中立狀態的敘庫武裝不得不轉而尋求敘政府的幫助,敘政府在國內格局中的優勢地位進一步增強。以色列一直以來與敘庫武裝互動緊密,敘庫武裝高層今年10月呼吁以色列出兵敘北助戰,而以色列副外長霍托夫利則在11月6日聲稱以視敘庫武裝為抗衡伊朗影響力的一支力量并正向其提供人道主義援助。以色列在力挺敘庫武裝的基礎上,對伊“圣城旅”和敘軍“左右開弓”,反映出其對敘政府的態度早已不滿足于“敲山震虎”。

        最后,此輪空襲與以色列藍白黨領導人甘茨的組閣失敗恰在同一天。以色列今年經歷了史無前例的一年兩選且組閣無果的尷尬局面,美國則于11月18日宣布不再視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的猶太人定居點違反國際法,這是繼耶路撒冷和戈蘭高地的主權表態之后,美再次為以現任總理內塔尼亞胡“站臺”。深陷持久涉腐危機的內塔尼亞胡,在甘茨組閣無望的背景下需要通過對伊朗的軍事行動來為有可能的再次大選鋪路。空襲當日晚間,其對手甘茨最終承認組閣失敗,這一畫面極具象征意味。

        (責編:實習生(凌博)、黃子娟)
        色和尚视频99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