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fran"></sub>
      1. <thead id="ffran"><s id="ffran"></s></thead>
      2. 英雄豈止在雷場

         

        2019年11月18日08:36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英雄豈止在雷場

          他會將空空的衣袖調皮地甩來甩去;打針時疼得冒冷汗,但打完針后他又會笑著露出潔白的牙齒;他也不避諱眼睛這個話題:“我以前視力可好了,100米、200米打靶每次都中,隨便一打就是優秀”……時隔一年,通過媒體報道,我們看到,他還是那個陽光的杜富國。在眼前變成一片黑暗、所有日常充滿艱難的日子里,他用自強和堅韌點亮人生,也照亮別人。

          我們太害怕看見英雄流血又流淚,我們有時也怕自己不加節制的同情會傷害到他們。在英雄的故事里,人們的關心有時是很糾結的。然而,杜富國用他的力量,不只戰勝病痛和困難,也在治愈著關心英雄者柔軟的心,給予周邊人以動力。

          那是一種自強不息的力量。最初進行康復訓練,帶上機械手,杜富國的胳膊磨出紅紅的新疤;黑暗中找不到方向,一次次摸索,但他沒叫過苦,他說“不想讓別人擔心”;如今,使用機械手吃飯、學著靠盲杖走路、在右邊小臂上綁上一支筆堅持練字,他在嘗試學習各種各樣的新事情,說“我總是要做點什么的”。他沒有因為英雄的身份索取過,他也沒有因為種種艱難放棄過。

          那是一種堅韌剛毅的力量。眼鏡掉地上,他就蹲下來慢慢搜索,找到后一次沒撿起來,就接著撿,他會大聲給自己鼓勁:“一次不行,再來一次”;他迫不及待地想讓自己變得更好,在反重力跑臺,一跑就是3公里、5公里,汗水打濕衣服。現在跑3公里,他大約只用13分鐘。“我受傷后,半個月就接受自己了”,他說。但我們知道,接受自己嚴重傷殘的過程放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都是不容易的。看到他坦然接受困難、直面困難,再到努力去戰勝,我們才深深明白:英雄之所以成為英雄,不僅是因為那一刻的選擇,而是源于他真正的英雄底色。

          蕭伯納說,人生不是一支短短的蠟燭,而是一支由我們暫時拿著的火炬,我們一定要把它燃得十分光明燦爛,然后交給下一代的人。從失去四肢和左眼、復員后依舊不畏艱難帶領鄉親致富的“人民楷模”朱彥夫,到在戰場上失去左眼、至今身上殘留4塊彈片依然置身不同崗位建功立業的韋昌進,再到今天站在我們眼前的杜富國,他們以自強和堅韌的身影讓我們看到了一代代革命軍人高擎的精神火炬,燃燒得那般燦爛明亮。

          杜富國說起在一次掃雷途中,他在橄欖綠的軍車里,看見路邊走著三個光著腳的小孩,背著花花綠綠的書包,對著他們敬了個少先隊禮,直到車開走很遠也沒見孩子們把手放下來。今天,看著這樣的杜富國,我們也想向他敬個禮,不想把手放下來。

        (責編:黃子娟、岳弘彬)
        色和尚视频99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