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訓練監察步入全新階段

                ——從九組數據變化透視我軍實戰化訓練深入推進 

                2019年09月23日09:16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軍事訓練監察步入全新階段

                全軍實戰化訓練深入推進。圖為一組演兵場掠影。

                近千組數據,涵蓋軍事訓練方方面面,既直觀反映軍事訓練監察的理念和方向,更折射我軍實戰化訓練的進步和發展……

                初秋時節,記者跟隨軍事訓練監察組一路發現,看似最枯燥的數據里竟然“別有乾坤”——

                3年多來,全軍兩級監察體系靈活采取全面檢查與重點抽查、經常性監督與隨機檢查、實地檢查與暗訪巡查相結合等方式,加大監察力度,拓寬監督渠道,用好信息手段,提高監督監察實效,以“零容忍”的態度對全軍軍事訓練進行監察,并及時梳理分析監察數據,強力推動被監察單位認真檢討反思、逐項整改,確保依法治訓落地生根。

                今年初,軍委訓練管理部訓練監察局匯總這些監察數據,形成“全軍軍事訓練監察大數據統計分析報告”,將3年多來全軍軍事訓練監察發現的問題和全軍部隊軍事訓練情況進行了全面直觀的量化呈現。

                數字里面有乾坤。查閱大數據統計分析報告,記者越來越深刻地感到:從這些數據里,透視軍事訓練監察對我軍實戰化訓練的助推牽引作用,不失為一個好角度。

                從8∶14到4∶18再到29∶1折射出什么

                ——首長機關訓練成為監察重點,練兵先練將成為全軍自覺

                8∶14!

                “這看似尋常的一組數據,卻反映了軍事訓練監察的一個重點方向——領導是否帶頭參訓。”軍委訓練管理部訓練監察局一位領導告訴記者,“8”是指2016年軍事訓練監察員查糾部隊各級領導訓練不落實的問題總數。3年來,兩級軍事訓練監察體系狠抓領導帶頭參訓,查糾力度越來越大,去年查糾的問題上升到了14個。

                “各級領導既是軍事訓練的領導者、組織者,更是軍事訓練的參與者,可以說抓住了領導帶頭參訓就樹立了鮮明的訓練導向。”軍委訓練管理部領導說,軍事訓練監察這柄利劍,具有鮮明的牽引和導向作用。往哪里監察,哪里就是部隊訓練的重點;監察重點關注什么,部隊就會突出練什么。因此,兩級監察體系從一開始就明確,不能只抓部隊不抓黨委、只重官兵忽視領導,必須旗幟鮮明地把各級首長機關作為軍事訓練監察的重點突出出來。

                訓練監察清單明確,開展軍事訓練監察必須先查黨委和領導,查黨委和領導機關必查領導參訓情況和考核成績,評定部隊整體軍事訓練成績,領導訓練成績是重要標準。

                “無論領導工作多忙,軍事訓練必須參加,成績必須達到優良,這才說明忙到了點上。”作為被監察通報的一員,某部一位領導對此感觸頗深:過去總覺得工作忙、任務重,一提起訓練總是分身乏術,結果抓好部隊訓練卻忽視了自身訓練。去年,該部隊5名部門以上領導年度訓練成績與大綱標準不符,被軍事訓練監察發現后在全軍進行了通報。

                這件事如巨石入水,不僅在這支部隊引起震動,更在全軍部隊引發了強烈沖擊波。有的軍事主官不親自組織年度、重大訓練任務籌劃和計劃制訂,有的不到指揮崗位參訓,有的部隊領導機關跟進指導、協調解決問題不夠……看到一個個問題被曝光,各級指揮員內心受到強烈震撼。如今,“抓部隊建設先抓實戰化訓練,抓官兵訓練先抓自身訓練”早已成為各級領導干部的共識。

                “最明顯的變化就是4∶18這組數據。”部隊訓練監察處羅處長告訴記者,2016年軍委軍事訓練監察只發現了各級領導作戰問題研究4個問題,而到了2018年,這一問題一下子上升到了18個。

                “開展作戰問題研究多了,暴露出來的問題才多。”羅處長一語道出了其中原委:數量從少到多的背后,既折射出全軍作戰問題研究的廣泛開展,更體現了各級指揮員研戰謀戰的深入。

                某部一位領導對此感同身受:過去首長機關訓練針對性不強,大多停留在理論學習、識圖標圖和體能訓練等方面,而開展指揮作業訓練少,組織作戰問題研究少。久而久之,大家就滿足于技能訓練成績,忽視了提高研戰謀戰能力。

                研戰知戰,方能勝戰。軍委軍事訓練監察指出這一問題后,他們立即整改,緊盯當前戰備中的薄弱環節,把戰備重難點作為作戰問題研究和戰法創新的聚焦點,實現由“被問題牽著鼻子走”向“研究創新牽著問題解決走”的轉變。不僅如此,他們還出臺了聯合攻關機制,實現了多領域、多專業、多部門一體進行作戰問題研究和戰法創新。

                “深入開展作戰問題研究和戰法創新,有效牽引各級破除和平積弊、聚力備戰打仗。一個最明顯的變化就是,監察各級黨委議訓不落實問題已從29個銳減至1個。”提起這組數據變化,軍委訓練管理部領導說,29∶1,清晰直觀地體現了各級領導把精力和心思聚焦到了思戰謀戰上,練兵先練將已成為全軍自覺。

                從62∶10到51∶12再到63∶5反映了什么

                ——求真務實成共識,真打實備抓訓練

                連續3年擔任軍委聘用軍事訓練監察員并多次擔任監察組組長,孫福林對全軍部隊破除和平積弊帶來的變化印象深刻:從一開始的比較容易發現問題,到問題不斷減少,乃至于后來他們下部隊監察時越來越難發現問題。

                “這說明部隊真打實備的意識越來越強了。”孫福林認真研讀“全軍軍事訓練監察大數據統計分析報告”發現,3年前,全軍軍事訓練監察發現機關跟進指導方面和平積弊問題62起,而到去年,這一數據銳減至10起。

                “62∶10,再沒有比這樣的數據,更能清晰直觀地表現變化了。”孫福林告訴記者,3年來,在全軍從上到下開展“破除和平積弊大討論”的同時,軍事訓練監察把部隊在訓練場破除和平積弊作為監察的重點,用硬性監督督促部隊進行大起底大掃除,使全軍官兵深刻認識到了和平積弊對一支軍隊的危害。

                “數量減少的背后,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變化!”一次次深入部隊開展軍事訓練監察工作,孫福林這樣的感受越來越深刻:和平積弊問題數量越來越少,但越來越從淺層次問題向深層次矛盾發展。

                “對官兵戰備物資進行檢查,雖然大部分官兵水壺是滿的,但往往都是提前好幾天灌好的;大家都攜帶了防毒面具,卻有不少人沒帶濾毒罐;官兵有多少人在衣服上標明了自己的姓名、血型?有多少人隨身攜帶了急救包和止血帶?……”前不久,軍事訓練監察員張光宏深入多支部隊監察發現,問題越來越細、越來越深入,諸如重“演”輕“練”的組訓套路、停留在“昨天”的備戰理念、“中看不中用”的訓練秀等深層次問題被一一擺到了桌面上。

                糾治和平積弊問題不斷向縱深推進,求真務實、真打實備成為全軍官兵的共識。軍事訓練監察員方江告訴記者,這3年,他在軍事訓練監察中注意到的這個現象,最能反映真打實備的演訓場硝煙味、實戰味越來越濃,部隊演風訓風不斷好轉。

                為了說明這一變化,方江專門找出了3年前和3年后部隊演習訓練中被監察出的演風訓風問題總數進行對比——51∶12。

                教員出身的方江習慣性地講起了變化背后的故事:他剛開始深入部隊進行軍事訓練監察時,像“唱折子戲、擺花架子”的表演訓練等演風訓風不實的問題比較容易被發現,沒過幾年這些虛假演風訓風就被趕出了演訓場。于是,他們又把目光盯到了“單純追求米數、秒數、環數”的僵化訓練、“危不施訓、險不練兵”的消極訓練等問題上。當這些問題又難覓蹤影時,如何強化敵情觀念、破除靶場思維和考場思維等深層次演風訓風問題又成為了監察緊盯的重點……

                雖然監察的難度越來越大,可方江和許多軍事訓練監察員卻越來越欣慰。前不久,他們再次深入部隊監察時發現,演訓場上的實戰化氣息撲面而來:實投實爆從嚴從難,觀摩保障一律壓減;“陌生程度”超乎想象,“艱苦指數”又創峰值;少了整齊劃一,多了亂中求序……

                “就拿實投實爆實彈訓練來說,轉變就特別明顯。”連年參加監察的張光宏,張嘴就說出了3年前后監察發現的這類問題總數:63∶5!

                看到一支支部隊把實彈、實投、實爆當成“家常便飯”,把危局、難局、險局視為“尋常景觀”,許多軍事訓練監察員打心眼兒里增強了制勝未來戰場的信心和底氣。

                從145∶63到63∶22再到54∶10告訴我們什么

                ——訓練監察更加聚焦實戰,從演兵場走上戰場依然任重道遠

                近期,來自火箭軍指揮學院安全管理處的軍委聘用軍事訓練監察員劉再標剛從演兵場風塵仆仆監察歸來,靜下心來總結發現,自己這大半年,幾乎全都是在演習場上度過的。

                劉再標的經歷并非個例。他在總結時談起這一感受,引發了不少軍事訓練監察員的共鳴。長期深入部隊監察的監察專家組組長李亞東對此認識更深一層:大家的這一感覺,其實折射出軍事訓練監察的一個重大發展和重要變化——經過幾年的建設發展,我軍軍事訓練監察已實現從靜態監察向動態監察轉變。

                “以戰區、軍兵種年度重大演訓活動為主,是年度軍事訓練監察工作的‘重頭戲’。”軍委訓練管理部訓練監察局領導告訴記者,演習監察著力查糾與實戰要求不符的思想和行為,促進軍事訓練進步向實戰靠攏、向打贏聚焦。

                這一變化到了什么程度?記者在“全軍軍事訓練監察大數據統計分析報告”中找到了答案:145∶63!

                3年來,軍委監察145次,其中對重大演習演練的監察高達63次。重大演習更是成為了監察的重點。

                從關注訓練計劃落實到關注指揮員進戰位,從關注訓練登統計到關注演習演練,軍事訓練監察越來越向實戰聚焦。專門負責統計分析數據的軍委訓練管理部訓練監察局院校教育監察處參謀劉大鵬介紹,就拿演習籌劃設計這一項來說,3年前監察發現的問題是63個,而到了第二年這一問題就下降到了22個。

                “兩軍相交,以計為先。”作戰籌劃作為指揮員“頭腦里的戰爭”,是對作戰全局進行的宏觀謀劃與整體設計,是影響作戰進程、決定戰爭勝負的重要因素。李亞東告訴記者,作戰籌劃環節既不“熱鬧”,也不“好看”,很容易被人忽視。因此,他們對演習演練的監察,從一開始就突出作戰籌劃,既引導各級指揮員充分認識到“戰場上的角逐,始于頭腦里的較量”,更逼著各級指揮員沉下心來研戰思戰,練就洞悉全局的眼睛,打造“更睿智的大腦”。

                “謀戰者,必先研戰!”如今,這樣的理念早已深入各級指揮員頭腦。曾組織指揮10多場演習演練的李亞東說,突出演習籌劃,使演習條件設置、演習內容構設等各個環節實戰化程度都得到了大大加強。

                演習條件設置是否科學、貼近實戰,將直接決定演習的實戰仿真程度。李亞東說,3年前監察發現演習條件設置的問題高達54個,第二年這一問題就降到了10個。54∶10,這組數據充分說明了我軍演習演練正在不斷貼近戰場。

                “訓練監察更加聚焦實戰,但從演兵場走上戰場依然任重道遠!”面對一組組數據,軍委訓練管理部訓練監察局領導一針見血地指出:63∶22,54∶10這些數據的背后,其實還有另一組數據:63∶22∶42,54∶10∶34。

                “這說明問題還在反復!”這位領導一針見血地指出:其實,這也是練兵的規律。和平年代的練兵備戰,就是在這樣波浪形發展、螺旋式上升的反復中淬煉提高的。我們要做的,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用釘釘子精神,始終確保軍事訓練戰略位置、中心地位始終不動搖,能打仗、打勝仗的核心職能絲毫不偏移,練兵備戰的主業主責一刻不松懈。

                這,就是和平年代軍事訓練監察存在的意義所在。

                (責編:陳羽、曹昆)
                必胜棋牌